投稿 评论 顶部
 手机版 | QQ登录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
美国欲封杀微信和阿里:中国的超级APP是怎样炼成的

创业邦 周边新闻

  在过去的几年里,超级应用程序征服了亚洲的大部分地区。比如微信、支付宝,还有东南亚出行服务供应商Grab和位于印尼的共享出行服务商Go-jek。

  这些应用既包含了Facebook的所有功能,也吸收了美国大多数细分领域应用程序的功能,如Grubhub、Uber、Venmo、AirBnB.、Lime 和Slack。

  本期推介文章来自medium网站《超级应用》(Super-ish Apps)。作者从一个西方人的视角审视了中国的超级应用的成功。

  自2011年上线以来,微信拥有了超过10亿的用户,用户参与度极高。

  超过1/3的用户每天在这款应用程序上花费4小时以上,其中64分钟花在微信第三方小程序上,轻松击败Instagram的纪录。

  此外,中国93%的移动支付来自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,分别服务于9亿和5亿月活用户,这些成功的模式很快被亚洲各地一些其他的应用程序学习、复制。

  这些应用程序大多能提供非常小众的服务,项目几乎涵盖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  例如,用户可以在Grab上买医疗保险,或者在Go-jek上预约按摩。因此它们被称为“超级应用”,更是让美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。

  在此之前,很多成功的企业家都在反复强调,企业的服务或产品不能针对所有人,否则将失去特定的目标用户群。

  但事实上,这些超级应用的目标人群和使用人群都是所有人,这种现象就引出了一个问题,为什么它们能颠覆之前普遍认同的商业模式?这种情况会在美国复制成功吗?

  作者将现在的超级应用主要分为两类,剖析了一下它们的超级之处。

  1、 普通版超级应用,拥有许多相关功能的单一应用程序,一般通过连接支付功能来启用。例如Go-jek, 美团和 Grab。

  2、 集成版超级应用,就像第一种类型一样,但也允许第三方开发者构建内部应用程序,或“小程序”,并在主平台上发布。例如微信和支付宝。

  这些超级应用程序本质上就是操作系统,可以随心所欲地触及到所有用户喜欢的应用,并节省下载应用的存储空间。

  这样的操作已经被证明成功了,微信有大约100万个小程序,而支付宝有超过10万个。

  在本文中,作者重点讨论第二种超级应用,尤其是中国的超级应用程序成功的秘诀。

  初期,微信提供社交服务,支付宝是一种第三方托管服务。

  但为什么超级应用在亚洲取得了成功,而Facebook还没有打破圈层壁垒?作者认为主要有三个常见的原因。

  一、隐私

  尽管很多人说超级app的成功是因为中国消费者没有隐私意识,但这个理由并不足够。

  今天的中国用户同样注重隐私,2016年,中国通过了网络安全法,该法律与欧洲的GDPR有一些相似之处,重点包括可能被收集的数据类型,数据收集同意权限、存储要求等。

  就其本身而言,不同的隐私标准并不能用来解释超级应用出现的原因,美国的隐私问题一样严重,美国科技公司一直受到剑桥分析公司(Cambridge Analytica)等数据安全丑闻的冲击。

  微信能够收集一定数据是它作为超级应用程序的功能,而不是因为收集数据才成为超级应用。

  二、移动优先

  许多中国的应用程序是优先为移动端设计的,这实际上有两层含义。

  首先,这些应用程序都具有智能手机独有的功能,相比之下,许多美国科技公司先为台式电脑设计产品,然后随着消费者偏好的转变,才又增加了移动端产品。

  第二,手机促进了中国互联网的普及。2009年iPhone在中国上市时,只有28%的中国消费者能上网。

  同年,美国的手机普及率接近80%。此外,当时许多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较低,个人电脑通常比智能手机贵,这意味着许多中国消费者跳过了台式电脑,直接进入移动计算领域。

  虽然在美国,智能手机无处不在,但桌面网络应用对许多公司来说仍是一个很大的销售推动力。

  在美国国内,53%的消费者零售活动发生在台式电脑上,平均比移动设备高出73美元。像旅游业务,更是有64%的操作在电脑上完成。

  在美国有许多优化的桌面工具,但很少有真正的移动端第一解决方案存在。亚马逊,Airbnb, Facebook——都是从桌面开始的。

  然而,随着智能手机用户越来越年轻,以及美国智能手机市场日益饱和,美国企业现在必须为“移动优先”的未来进行设计。

  三、与你的钱包相连

  中国有发红包社交的习俗,尤其是在节庆假日的时候。每年春节,亚洲父母都会送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红包。

  就这样,微信推出了微信红包,支付宝有集五福等的各种活动,这一噱头巩固了社交媒体在数字支付领域的领导地位。

  随着客户习惯了在这些平台上金钱交易,微信具有更大的盈利灵活性。

  如今,中国的应用程序开发者在微信平台上开发应用程序,才能保持竞争力。

  在美国,人们仍在热议数字钱包,比如Venmo、Apple Pay。但目前,仍有78%的美国人认为移动支付不够安全。

  移动支付在美国还处于萌芽阶段,信用卡虽然古老却仍未退出舞台。

  随着数字原住民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,这种不安才会逐渐消失,为移动支付、甚至无现金社会铺平道路。

  作者表示,美国企业的下一步行动就应该是学习中国,打造社交电子商务超级应用。

  比如将其社交功能与电子商务相结合,将支付整合到一个已经拥有高用户留存度和粘性的平台上。

  像Instagram加大了购物版块的投入,将本地购物整合到帖子和品牌中,允许用户在不离开他们熟悉和喜爱的应用程序的情况下花钱,同时与他们的朋友和家人分享购买的东西,创造网络效应。

  这种超大型应用程序是未来的必然趋势。美国的很多公司毫不掩饰野心,只不过它们将面临激烈竞争的泥潭和法律挑战。